陶诗对志节高尚者顶礼敬拜

发布时间:2019-05-28 00:00:06    来源:    点击:47



第三类则是志节高尚,不为世俗所拘束,也甘愿贫贱,守礼崇信的人,如“冀缺携俪,沮溺结耦”(《劝农一首》,“沮溺”指长沮、桀溺)、“董乐琴书,田园弗履”(《劝农一首》,“董”指董仲舒)、“慷慨独悲歌,钟期信为贤”(《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一首》,钟期指钟子期)、“世间有松乔,于今定何间”(《连雨独饮一首》,“松”是赤松子、“乔”是王子乔)、“遥遥沮溺心,千载乃相关”(《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旱稻一首》)、“邵生瓜田中,宁似东陵时”(《饮酒》其一,“邵生”指邵平)、“积善云有报,夷叔在西山”(《饮酒》其二,“夷叔”指伯夷、叔齐)、“颜生称为仁,荣公言有道”(《饮酒》其十一,“颜生”指颜渊、“荣公”指荣启期)、“长公曾一仕,壮节忽失时”(《饮酒》其十二,“长公”指张挚)、“仲理归大泽,高风始在兹”(同上,“仲理”指杨伦)、“班荆坐松下,数斟已复醉”(《饮酒》其十四,“班荆”指布荆)、“孟公不在兹,终以翳吾情”(《饮酒》其十六,“孟公”指陈遵)、“闻有田子春,节义为时雄”(《拟古九首》其二,“田子春”指田畴)、“路边两高坟,伯牙与庄周”(《拟古九首》其八))、“荣叟老带索,欣然方弹琴。原生纳决履,清歌畅商音。重华去我久,贫士世相寻”(《咏贫士七首》其三,“荣叟”即前之荣公、“原生”指原宪、“重华”指舜)、“安贫守贱者,自古有黔娄”(《咏贫士七首》其四)、“袁安困积雪,邈然不可干。阮公见钱入,即日弃其官”(《咏贫士七首》其五,“阮公”何人无考)、“仲蔚爱穷居,绕宅生蒿蓬”(《咏贫士七首》其六,“仲蔚”指张仲蔚)、“举世无知者,止有一刘龚”(同上)、


“昔有王子廉,弹冠佐名州”(《咏贫士七首》其七)和“远招王子乔,云驾庶可饬”(《联句》)等。


这些就是陶潜所指述的人,当中即使加多荆轲一名,简简单单的颂赞和惋惜,也未足以说明就因此别具怀抱。


当然对荆轲命运的同情,就表示这是对秦的否定,这是可以理解的。折800天天特价陶潜说自己“少年罕人事,游好在《六经》”(《饮酒》其十六)。他多次颂扬他所坚持的是道,如“道丧向千载,今朝复斯闻”(《示周续之祖企谢景夷三郎一首》)、“朝与仁义生,死后复何求”(《咏贫士七首》其四)、“贫贱常交战,道胜无戚颜”(《咏贫士七首》其五)和“不赖固穷节,百世当谁传”(《饮酒》其二)。总之,他所追慕的,是比当下更悠远更纯朴的夏商周:“遥遥望白云,怀古一何深”(《和郭主簿二首》其一)。


陶潜写过很传颂的《桃花源记》,大家都知其所讴歌的是一片乐土。他曾写过一首《咏三良》,是对秦朝穆公时代把子车氏之三子奄息、仲行和针虎三人殉葬这些野蛮行为给予深切的指责。从这些取态来看,陶潜这些都是很率直的感情的抒述,而不需要对有什么寄寓加以揣摩的。咏荆轲,不也是这样吗?


扫描二维码打开

周一至周六

9:00-22:00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

折八百官网  沪ICP备15028462号-5  Copyright © 2010 - 2016 http://www.zhe800w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